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鬼女】(完)【作者:垂死老头】
【鬼女】(完)【作者:垂死老头】
字数:3080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  鬼女(完)

  每个学校都有些所谓的校园传说,类似什么第十三间厕所呀,第十三阶楼梯,没人却会应声的教室,半夜会发出音乐声的音乐教室等等,有真有假、有恐怖有阴森,这个故事也是在校园内流传的一个故事…

  跟一般老套的故事一样,美丽的校花遭到肮髒下流噁心变态的富二少骗心后,还被渣男骗吞药物后遭受轮暴。

  美女饱受玩弄后又求助无门,最后穿着红衣在校园内上吊自杀,之后变成恶鬼作祟,从元凶的富二少到强暴她的跟班,帮着遮掩事实还威胁她的训导主任、校长、理事长,收钱吃案的欺压她父母的警察、派出所长,一路清理的乾乾净净
  完成清一色的人渣清理后,在姗姗来迟的高僧、高道合作下,封印在校园中
  即使之后校园几般修缮搬迁,这个女鬼传说依然跟着流传,各式各样的谣传在毕业生的散播下四散传播,尤其是在每月月圆的晚上在宿舍厕所哭泣,并将看到她的男人残杀的谣言流传最广。

            故事也从这里开始~~~

                 *

  「呵呵呵呵…」

  只穿着内衣裤,坐在满地的啤酒罐中,情变失志;狂喝闷酒的郁凯一边捏着手中的啤酒罐,一边慢慢冷笑。

  「我就说学长怎么可能把这么好的宿舍让给学弟,果然是有鬼呀…」

  郁凯是大一新生,孤身一人北上来求学的他,在迎新那天顶撞了学长后,竟然还能分配到单人房的宿舍,而且明明宿舍不算老旧,竟然没有其他人在住,他当时就觉得其中有鬼了,只是没想到这个「鬼」,不是名词,而是形容词。
  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板上,站着一个除了一身身材娇小,除了红色薄纱外,未着片缕的长发女人,白晰美丽的脸孔正面无表情的紧盯着郁凯,女子在薄纱下的赤裸双足,正凭空飘悬在空中。

  在半夜二点,偏僻无光的宿舍中,凭空突然冒出的一个悬空女子,这样的景象应该会吓坏不少人吧,但是已经喝到醉得乱七八糟的郁凯却只是冷笑一阵后,一口灌完啤酒又顺手再开一罐。

  『…』

  对郁凯这种不正常的反应,鬼女似乎也不知道如何反应,短暂的飘在空中盯着郁凯喝完手中的啤酒然后又再开一罐…

  视线扫过一地的啤酒罐,再看到郁凯身后那还有数箱的啤酒,鬼女额头似乎闪过数条黑线。

  『………』

  一片沈默后,鬼女似乎也没有处理过酒鬼的经验,无声瞪视许久后,鬼女抬起双手慢慢往郁凯的脖子伸去。

  不提鬼女的身份,光看那双尖利鲜红的指甲,还有瞄准的部位,就算已经灌了一堆啤酒的郁凯,也知道来者不善。

  只见郁凯怒哼一声,带着酒意照着从小习五的本能伸手一拨一拉,然后…
  当鬼女被扣着双手,背朝上脸朝下的被压在地板上时,鬼女真的被吓傻了。
  当鬼数十年,除了刚成鬼那年外,后面连被看见次数都屈指可数的鬼生中,她是头一次碰到有人能够抓住并且压制她的。

  「呵呵呵呵……」

  同样的笑声,却让鬼女这次感觉超级阴森,郁凯却没管那么多,一口将手中的啤酒乾完,随手一扔后,伸手抓着鬼女身上的薄纱,只听嗤喇一声,薄纱便被郁凯整个扯破。

  『啊……!!!』

  鬼女只来得及惊叫一声,但不管怎样挣扎,都摆脱不开郁凯的压制,郁凯一手压着鬼女的双手,一边用膝盖顶着鬼女的腰,另一手高高扬起,只听啪的一声,大力的打在鬼女光溜溜的屁股上。

  『好痛…!』

  当鬼女还未理解为何自己会被打到疼痛,郁凯的巴掌已经一掌又一掌的大力打下。

  「见钱眼开的贱货!什么为我好?什么我不负责任?什么我养不起你?都他妈藉口!!!你就是个贱货!!」

  『呜!不是…痛…不是我…呜呜……你认错人了……好痛……呜呜……不要打了……对不起……我不敢了…我不敢了……不要打了呀……呜呜呜…………』
  挣扎不开,闪躲无用,无论如何都无法阻止郁凯打屁股的鬼女,只能痛哭哀求郁凯停手,但是郁凯却像铁了心肠一般,圃扇般的大手硬是如暴雨般的打在鬼女的白臀上,等到郁凯打到爽了收手时,鬼女已经被打到无力的趴在地上,除了一直流泪外,根本不知道做什么反应。

  看着鬼女趴在地上,被狂打一阵却一样白晰翘高高的屁股(被他摆出来的姿势),酒气冲脑的的郁凯老二顿时将内裤撑得老高,冷笑一声,一手扯下穿着的内裤,察觉不对的鬼女一惊,手脚并用的正要爬开,却被郁凯一手抓住脚踝,在惨叫声中身体被郁凯整个抓起。

  『等…哇啊—————』

  求饶?制止?恳求?不管什么话语,都在郁凯的肉棒插进她的肉穴时嘎然而止。

  当郁凯的肉棒粗鲁贯穿鬼女的小穴时,一丝凉意从肉棒直冲大脑,动得郁凯大吼一声,抓着鬼女的细腰,直接把鬼女的小穴大力的套弄起来。

  娇小的鬼女被一米八的郁凯抓着腰,就像是玩具一般被上下套弄着,粗长的肉棒贯穿鬼女肉穴的同时,子宫口也被龟头一次次的顶开。

  即使当初被渣男轮暴时,鬼女也没碰到过这样凶器,当肉棒第一次顶穿她子宫时,鬼女的大脑就已经一片空白了,当郁凯开始套弄起肉棒时,鬼女只能翻着白眼,张着嘴巴,原本冷酷清秀的脸蛋佈满了眼泪、口水、鼻涕,手脚无力的垂下,像个充气娃娃般的在郁凯一下下的抽插中尖叫、哀嚎、高潮。

  『饶…了…我………又…又要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……』

  在郁凯几乎不知休息的抽插中,鬼女不知高潮了几次,几乎完全失神的她只能机械似的求饶着,当郁凯的肉棒再一次毫不留情的冲击进她的子宫时,除了酸麻、肿胀的快感外,一股滚烫、炙热的阳精跟着郁凯的吼声沖入鬼女的子宫,被这股白精冲击着的鬼女,整个身体剧烈颤抖着,仰头向上张着嘴巴大声惨叫,最后虚脱的从射完精后终於松手的郁凯身上滑下,跪倒在地上。

  「呵…呵呵…你这贱货,干得爽吧?老、老子的肉棒厉害吧?」

  依然没发觉不对的郁凯,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握着刚刚射完精的肉棒来到鬼女面前,抓着鬼女的头发将肉棒塞进她的小嘴里。

  「呵呵,让…让你喝……老子的尿………喝呀!!」

  已经被郁凯折腾的畏惧不已的鬼女,被郁凯满怒气的一吼,满脑还是刚刚的刺激的鬼女吓得连忙张大嘴巴,用力吸吮着塞满她小嘴,还带着她自己淫水的肉棒,腥臭、臊燥的气味从郁凯的腿间传出,燻得鬼女泪流连连,折磨还没结束,喝了一晚的酒,郁凯满肚子的尿水被郁凯带着酒意的尿进她嘴中。

  已经完全不敢反抗的鬼女只能张大嘴巴,努力吞嚥带着酒味的尿水,但尿水实在太多,吞嚥不及的尿水从鬼女的嘴角溢出,洒在鬼女的胸部、大腿、地板上,当郁凯舒爽的抽出肉棒后,鬼女立刻趴在地板上不断乾呕。

  「贱、贱货,老子的尿好喝吗?」

  醉茫茫的郁凯已经完全分不清对象了,看着鬼女在地上乾呕,一脚踏在她脑袋上,将她的脑袋压在地板上的尿液留着的水滩上问道。

  『好、好喝,主人的尿好喝,谢谢主人赏赐。』

  吓破胆的鬼女连挣扎都不敢,连忙任由郁凯踩着她的脑袋,身子跪好毫无自尊的连连求饶,被鬼女下贱的求饶声听得阵阵舒爽,又看着鬼女跪着翘起的屁股,郁凯刚刚发泄完的肉棒再次挺起。

  「呵…正好……给你这贱货的臭屁股开苞………」

  『不要呀!!!!』

  在鬼女被贯穿肛门的惊恐惨叫声中,第二波的蹂躏再次开始,屋外高挂天上的满月,彷彿在告知长夜漫漫的讯息………

        ******************

            偶然冲动一短篇(捂脸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